股民学院
股民学院
首页 >
财经 >
国际财经 >
国际机制频遭挑战 反全球化恐引发黑天鹅事件

国际机制频遭挑战 反全球化恐引发黑天鹅事件

2019-01-07 10:39:19
来源:
金评汇

[美国政府前后退出了四个国际组织,卡塔尔、日本、俄罗斯等国也都在2018年年末出于各自的理由退出了相应的国际组织。由此,不仅挑战了主导国际社会运作多年的机制,同时也给2019年的国际局势增添了诸多不确定性,而不确定性正是滋养“黑天鹅”事件的温床。]

[用世贸组织前总干事帕斯卡·拉米的话来说,“当前,正是WTO最艰难的时刻。这个已成立23年的国际贸易组织正面临严峻的挑战。”]

对于许多国际组织而言,2018年并不是一个值得高兴的年份,不少国家以各种理由选择了“退群”,一股反全球化的逆流正在涌动,众多已践行多年的国际机制遭遇了挑战。

美国政府前后退出了四个国际组织,卡塔尔、日本、俄罗斯等国也都在2018年年末出于各自的理由退出了相应的国际组织。由此,不仅挑战了主导国际社会运作多年的机制,同时也给2019年的国际局势增添了诸多不确定性,而不确定性正是滋养“黑天鹅”事件的温床。

国际机制遭遇频繁挑战

2018年退群最频繁的是美国。2018年10月2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内华达州参加集会活动后对记者表示,美国将退出1987年美苏签订的《中导条约》(INF),理由是俄罗斯方面多年来一直违反上述条约,因此“美国不得不发展这些(被禁止的)武器”。但是,特朗普没有就俄罗斯方面违反该协定给出更多细节。

尽管该条约为冷战时代的产物,但一直在维护欧洲和平方面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不过,围绕该条约的争议,在美国与俄罗斯之间却一直没有停歇过。双方在各种场合指责对方以打造“衍生品”的形式突破该条约的限制,因此导致《中导条约》名存实亡。欧洲普遍担心,没有了《中导条约》的约束,欧洲可能重新沦为军备竞赛的前沿阵地。

而就在美国宣布退出《中导条约》的前三天,2018年10月17日,美国宣布准备退出已存在140年之久的“万国邮政联盟”程序,除非未来一年能与万国邮政联盟达成新协议。

此前,美国已宣布退出了“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和2015年签署的“伊朗核协议”,并单方面重新启动对伊朗在金融、油气资源等领域的制裁。不过,作为伊核协议的参与方之一,以英、法、德为代表的欧洲一直试图通过新的方式与伊朗保持接触,试图让伊核协议继续维持下去。

2018年12月3日,由于对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的“老大”沙特积怨颇深,再加上自身执意发展天然气,卡塔尔能源部长卡比(SaadSheridaAl-Kaabi)表示,卡塔尔将从2019年1月起退出OPEC。在卡塔尔萌生退意后,OPEC将剩下包括沙特、伊拉克、伊朗、科威特、阿联酋、利比亚、委内瑞拉等14个成员。卡比称,“这一撤出决定反映出卡塔尔希望将其努力集中在开发和增加其天然气产量的计划上,在未来几年将其天然气产量从每年7700万吨增加到1.1亿吨。”

此外,日本和俄罗斯也已明确表示要退出相应的国际组织,前者将在明年的6月1日正式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IWC)。后者称,由于在欧洲委员会中应有的合法权利得不到保障,俄罗斯已经决定在冻结对欧洲委员会的会费前提下以可能退出该组织作为抗议。

对于一些国家对多边机制“合则用,不合则弃”的做法,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曾多次发声,呼吁它们留在国际框架之内,并对它们最终的退出表示遗憾。

WTO要度过“最困难时刻”

面对成员如今稍有不满便选择退群的举措,对于各大国际组织来说,2019年的一个首要的挑战便是,如何留住各自的成员。

世界贸易领域的最高机构世界贸易组织(WTO)也面临这一难题。在贸易保护主义势力重新抬头的当前,如何避免分崩离析、架构瘫痪的命运,已成为WTO的当务之急。用世贸组织前总干事帕斯卡·拉米的话来说,“当前,正是WTO最艰难的时刻。这个已成立23年的国际贸易组织正面临严峻的挑战。”

WTO所面临的挑战一方面来自美国,另一方面则是自身的架构改革。

就前者而言,无论是在竞选期间,还是正式就任美国总统后,特朗普已多次表态,认为WTO对美国“非常不友好”,必须彻底“改变”。有匿名人士曾透露,特朗普本人多次对白宫高级官员表示,希望美国退出WTO。受美国影响,WTO上诉受理机构两名法官卸任后,继任者迟迟未能上任,而一旦人员增补不到位的问题得不到及时解决,那么届时WTO的上诉受理机制将彻底停止运作。

就后者而言,拉米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各方关于WTO争端解决机制改革的博弈,只是当前WTO改革的一个方面,WTO更需解决因补贴和其他工具造成的市场扭曲方面的问题。此外,数据保护、确保金融行业稳定、国际货币体系的改革、国际税收制度的协调一致等,都在WTO改革的任务清单上。

对于美国的若即若离,拉米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无论特朗普如何多边,都必须尝试把美国留在WTO中,“因为,WTO的运作离不开世界主要经济体,尤其是美国,这个具有如此之大影响力的经济体。”对此,WTO总干事阿泽维多接受采访时,表明了希望与对世贸组织持批评态度的美国展开对话,推进组织改革的想法。比如,针对原则上需要全部164个成员同意的全体一致原则,阿泽维多指出,“存在改善的余地”,考虑到IT(信息化技术)等新产业领域等,显示出讨论形成迅速制定规则的框架这一意向。

欧盟要避免分崩离析

如果说,WTO正努力通过机制的完善,来度过“当前最困难的时刻”。那么,对于已明确与欧盟分道扬镳的英国来说,问题在于如何在2019年3月29日的“脱欧”大限前与欧盟“和平分手”,以体面地“退群”。

在英国首相特雷莎·梅看来,2018年脱欧谈判进展有条不紊,谈判进度已经完成了95%,只差爱尔兰边界问题尚未获得满意的谈判结果。但就是剩下的5%,让英国陷入了脱欧泥淖,甚至面临最终无协议脱欧的可能性。

原本梅政府定于2018年12月11日举行脱欧协议投票,但梅在投票的前一天意外地发布声明,推迟投票。她同时承认,若如期投票,脱欧协议会以“相当大的(票数)差距被否决”。此外,她本人以3票的微弱优势,勉强赢得了不信任投票,得以继续担任英国保守党党魁,保住了英国首相之位。梅的“死里逃生”表明,脱欧协议,在英国议会中并非如她想象的那样受欢迎。

从2016年的脱欧公投至今,无论是英国政坛还是民间社会,都已被“脱欧”搅得鸡犬不宁。极力推动公投的时任首相卡梅伦最终以辞职的选择,折射出脱欧将给英国社会与经济带来的震动。目前,已有多份报告通过各种计算指出,脱欧将给英国经济造成的损失是:英国不仅将失去欧洲统一市场的各种便利和优惠,而且伦敦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也会受到严重影响。在英国社会,要求第二次公投的声音也不绝于耳。留欧派希望借助民意,让英国最终留在欧盟。

目前,脱欧草案的表决已被延迟到了2019年1月,但这也仅是拖延了留欧与脱欧势力最终摊牌的时刻。脱欧,给英国社会造成的分裂,还将延续。

而对于欧盟来说,在2019年,除了要继续与英国完成脱欧谈判外,还需警惕内部部分国家仿效英国、萌生退出的想法。毕竟,当前的欧盟也不是铁板一块。全球化的不均衡发展也冲击着欧盟,导致欧盟内部的矛盾愈演愈烈。而由此滋生的极端势力、民粹势力、分离主义,以及愈演愈烈的难民潮都在测试着欧盟的凝聚力。

目前,意大利、西班牙都“蠢蠢欲动”。此前,西班牙加泰罗尼亚的公投独立,已经引发西班牙的政治动荡并进一步拖累欧盟。而意大利最富的两个大区伦巴第和威尼托,也一度要求扩大自治权。虽然上述两国的体量都不大,但从希腊陷入无法自拔的债务危机开始,欧盟内部国家之间发展不平衡所带来的一系列问题就暴露无遗。如今,随着英国脱欧进入关键时刻,而欧盟内部的两个主要国家西班牙和意大利又出现更严重的政治分裂问题。再加上民粹主义势力已在法国、意大利以及德国政坛雄踞一方,一旦欧盟国家内部产生严重的政治裂痕,那么整个欧盟都将置身于分崩离析的危险之中。

金评汇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

热门标签

小麦财经
小麦财经
商务合作
QQ:736412351
QQ:791338926
小麦财经

扫一扫访问手机站

工信部鄂ICP备17016175号 鄂公安网备: 42018502000610号 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P1026975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7】6689-147号

©小麦财经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本着互联网分享精神,网站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修改处理,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